當前位置:首頁 > 汽車 > 正文

一言楠盡 | 當戴雷遇到戴雷
2020-01-10 04:26:41   來源:網絡   評論:0 點擊:

2019年的中國車市是充滿了變數、挫折與困惑的年份,對于造車新勢力而言,可謂是"慘字"當道,外部是特斯拉長驅直入,虎視眈眈,馬斯克樂不思蜀的獨舞背后,是準備對中國學徒們實現集體絞殺的殺氣;在新造車陣營內部,也是集體感受到了創業的艱辛。

蔚來、小鵬、威馬、理想這些在資本市場上如魚得水,并順利跨過了交付大關的頭部玩家們,依舊沒有感受到造車成功的喜悅,反而是不約而同地遭遇到了"交付劫",股價暴跌、市值下滑、車主吐槽,一個個坑都無一幸免。

而對于緊追其后的造車新兵們,更是困難重重。其中,身為德國人在中國創業的戴雷博士而言,相信肯定是五味雜陳。創始團隊成員的突然離職、C輪融資并沒有如計劃順利實施,量產計劃也出現了延后的變數,一個接著一個的意外考驗著拜騰這支創業僅僅四年的造車新兵。

無獨有偶的是,近日,投資了李想的美團王興拋出了他認為的中國車企未來生存"白名單",其中,造車新勢力中,他把票投給了蔚來、小鵬與理想這三家均是由互聯網背景出身的創業者。

拜騰造車還有戲嗎?是否會"涼涼"?中國通戴雷在中國創業還有多大概率成功?相信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相同的困惑。

就在這周,拜騰三度遠赴美國參加了電子消費展(CES),展會期間,筆者與拜騰的創始人、拜騰首席執行官戴雷博士(Dr.DanielKirchert)在電話會議上聊了聊,對于C輪融資、量產車訂單以及落地時間這些外界關切的問題,他也一一給出了回應。

01錢景or錢荒?

融資就是造車新勢力面臨的最大挑戰,今年法蘭克福車展上,拜騰官宣,預計C輪融資規模為5億美元,參與的投資方包括一汽集團、江蘇省和南京市政府旗下產業投資基金,而且一汽集團也已與拜騰簽署了投資協議,參與拜騰C輪融資。

那么,幾個月過去了,C輪融資進展如何,戴雷首先給予了介紹,他表示,正在處于最后的走流程階段,而D輪融資與IPO也正在積極同步開展。

"C輪現在基本上快完成了,因為審批流程這樣的技術性問題還沒有百分之百完成,但是會非?。這次在CES同時啟動了下一輪融資,D輪會繼續關注海外資本市場。這次C輪也有兩家很重要的海外投資人進入,一家是韓國的汽車零部件制造商MS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ShinCo.,一家是日本的丸紅株式會社。D輪也請了Citibank做我們海外融資的財務顧問,幫我們在全球布局D輪融資工作。當然我們同時也會考慮IPO計劃,但是現在還沒有具體時間可以跟大家分享。"

眾所周知,過去一年并不是造車新勢力融資的好年景,無論是戴森宣布退出造車,還是電動車起火自燃事故不斷,都讓很多的熱錢對于新能源汽車這條曾經的萬億賽道望而卻步。但對于戴雷們而言,也并非都是壞消息。

2019年,隨著國產的神速推進,讓特斯拉的股價與市值實現了火箭式躥升。1月9日消息,特斯拉的股價達到了492.14美元,相比前一個交易日上漲了23.08美元,漲幅達到了4.92%,總市值達到了887.1億美元。特斯拉的市值目前已經超過了通用汽車和福特汽車股價之和。

而作為中國造車新勢力的排頭兵——蔚來在經歷了至暗時刻之后,也于2019年年尾收獲了一波逆勢行情。去年12月30日,蔚來揭開了其三季報業績。Q3財務數據大超預期,營收達到18.4億元人民幣,同、環比分別增長25%和21.8%,超出市場預期的16.32億元;凈虧損25.54億元,低于預期的29.39億元。

蔚來的股價是扶搖直上,一天之內最終收漲53.72%,一天成交了16.58億美元,股價重新回到了4美金之上。這些都很好地止損了外界對于新能源產業的認識。

對于未來,戴雷認為,拜騰仍然是站在大趨勢之上的風口。

"特斯拉在2019年的全球銷量已經達到了37萬輛,去年上半年,特斯拉在美國Model3細分市場的銷量已經超越了奔馳C級車、寶馬3系、奧迪A4加起來的總銷量,這是很了不起的,同時也證明了消費者愿意為好的電動車買單。包括特斯拉現在在中國國產,國產Model3就已經收到了大量訂單,這些都是好事,對我們來講也是好事。"

02里程與遠方

從創立之初,拜騰就表示是一家植根中國的全球化品牌,當時我的理解是,拜騰的全球化在于其全球化的人才與全球化的生產布局,同絕大多數的造車新玩家不同的是,他一開始就設立了歐洲、北美和中國的龐大布局。

而此時來看,多少有些"無心插柳柳成蔭",這樣比較前瞻性的大布局也為其在融資困境之下"另辟蹊徑",2019年就有韓國與日本的兩大具有產業投資者背景的巨頭參與C輪融資,而這也使得其在全球布局方面邁出了更遠的一步。

同拜騰全球化布局相呼應的是,對于戴雷而言,最大的變化是變得更忙了,因為他成為了全球"飛行達人",很多時候都是全球各地出差,談到過去一年的海外旅途,他此時此刻別有一份滋味。

"具體的飛行里程我現在還沒算過,應該不少。當然,美國、德國去了很多次,還有東南亞、韓國、日本,中東也飛了七八次,應該不少。"

戴雷自己不斷飆升的飛行里程,成為了拜騰不斷在全球市場施展拳腳的一個小小的注腳。

全球化的優勢除了在融資方面實現了"雪中送炭"之外,在量產訂單和市場容量上也有了明顯的體現。根據戴雷透露,目前意向的訂單已經突破了6萬輛,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海外歐美市場的訂單。

"我們比國內任何一家新勢力企業的市場大概大三倍,中國只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左右,美國市場、歐洲市場是巨大的,而且最近豪華電動車的市場在歐洲快速擴張,所以首先我們的市場比任何一家高至少三倍。"

那么,對于全球化的布局,拜騰這樣一家初創公司是否能夠有足夠的體系力支撐,是否有足夠的體量去消化下這些訂單呢?戴雷也詳解了其全球化架構的最新規劃。

在他看來,全球化與中國化,實際上并不矛盾,是一枚硬幣的兩個方面。"我們會高度關注中國市場,這是我們的家,也是最大、最重要的市場。所以組織結構里已經成立了中國市場的銷售公司,是在上海完全獨立運營的。"

此外,針對不同的市場,也要相應布局相應的資源去鋪路搭橋。"在慕尼黑有團隊,是準備歐洲市場的投入工作的,現在跟歐洲的14個國家的合作伙伴們開始成立我們的銷售網絡。在硅谷有一個完全獨立的團隊,準備在美國和加拿大市場的投入。我們的產品是全球化產品,但是真正走到市場,肯定要有自己獨立的組織架構。"

日本丸紅株式會社不僅僅帶來的是資金的注入,在業務模式上也對拜騰進行了協同。戴雷介紹,與丸紅的合作主要集中在儲能方面,比如會利用M-Byte的電池技術開發家用和商用儲能設備,并在南京工廠的電池車間進行生產。拜騰還計劃與丸紅株式會社共同為丸紅的太陽能發電站開發儲能系統。

全球化之路前路漫漫,但風險與機遇總是并存的。"關注全球市場肯定會更復雜,但是這是拜騰獨一無二的特點,要做全球化,我們可能比別人速度稍微慢一些,我們現在不是第一家把產品推到市場的,但是這個沒有關系,因為我們是做一個很大、很獨特的事情,一個全球化的事情,而且我們要把這個事情做好再推出產品。"

03困難成就了我們

去年我度過兩本印象深刻的書,一本是新東方俞敏洪寫的《我曾經在崩潰的邊緣》,還有一本是創業老兵周航寫的《重新思考創業》,這些人在創業過程中的經歷的風波、焦慮與苦難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么,一位德國人在中國創業的難度究竟有多難?最新穿越劇比較火,那么,如果戴雷回到四年前,他會對當時剛剛決心創業的自己說點什么小建議的?

面對這個有點天馬行空的問題,戴雷想了一些時間,斬釘截鐵的說到,"我覺得如果再回到四年前,肯定有太多的小地方我們會做得更好或者更快,或者更有智慧。我也認為這些困難的事情都是有意義的,舉個例子,我們第一年非常不容易,當時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如果說現在知道這些事情,回到四年前我們可以避免一些這樣的問題,但是遇到過這些問題才會變成現在的我們,我們更了解一些創業的事情,更了解堅持的意義,我們的團隊更有奮斗力。"

相信這是作為一位在沼澤里摸爬滾打過的創業者的心里話。這些是曾經坐在嘉里中心的辦公室里戴雷們所無法感受到的,也是曾經在寶馬、英菲尼迪這樣大體系里游刃有余的戴雷們所無法感受到的。

按照拜騰首席事務官丁清芬的話,是"很多時候作為每一個個體,別人跟你說讓你這樣做,你覺得好像是對的,但是你只有經歷了那個頭破血流的感覺之后才知道我再也不要那樣做了。"

日本管理大師稻盛和夫曾經說過一句話,"作為人必須在直面困苦時不逃避而去正面接受,必須讓困境成為自己成長的精神食糧。"經歷才是最寶貴的財富,唯有經歷才會成長為現在的自己,堅持往往才是創業者最硬核的競爭力。

2020年不期而至,對于戴雷和團隊而言,無疑是最重要的一年,因為量產要在今年落地。在造車這件事上,戴雷與拜騰仍然在路上,他們能否成功?這是誰也無法預判的問題,但對于創業這件事而言,持續成為最好的自己,在挫折與意外下仍然堅持不懈,戴雷們正在收獲著另一種意義上的"成長"。

相關熱詞搜索:一言 戴雷

上一篇:不改發動機不算換代?自主車型開創換代新模式,這樣的升級靠譜嗎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評論排行
吉林11选5稳赚技巧 118图库彩色统一图库图 青海11选5网投平台 心悦吉林辽源麻将安装 gpk钱龙捕鱼攻略 哈灵浙江麻将苹果版怎么下载 大庆麻将1098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宜昌血流麻将 在哪里看英超直播